挑剔又節省 韓「淘飯族」成潮流

著一身灰色西服的30多歲公司職員被前邊的人擠,踩了站在身後的20多歲女人的鞋。女人「啊呀!」叫了一聲,男人馬上道歉:「對不起!」

26日上午11時50分,在首爾瑞草洞瑞草區政府地下一層食堂門口,二、三十歲的公司職工100多人排著20米長的隊。他們不是區政府職員,而是為吃「3000韓元午餐」而趕來的附近公司的職工。

該食堂有264平方米,有200多個座位。一開飯人們就像潮水般湧進,不到10分鐘就坐無虛席。再過20分鐘,配餐台上的飯、蘿蔔湯、辣椒醬拌薺菜、東風菜拌豆腐一掃而空。

瑞草區政府厚生福利組長李德行(音)說:「到去年上半年為止區政府職員和來此辦事的人共500到600名在這裡吃午餐,後來外來人員不斷增加,現在在這裡就餐的人平均一天達1100多人。」公司職工金恩敬(音)說:「午飯無條件用2000到4000韓元解決,一份1000韓元的飯團、一份3000韓元的區政府食堂,反正公司附近只要有便宜的餐館就去。」她說,用吃午餐省下來的錢上英語會話早班。

為節約生活費不遺餘力地尋覓便宜餐廳的所謂「淘飯族」(Lunch Nomad) 日益增加。「Lunch Nomad」是把「Lunch」(午飯) 和「Nomad」(遊牧民) 加以合成的新造詞。這個詞是指,為節約午飯費用,在網上搜出便宜的餐廳後,再遠也要去的二、三十歲年輕人。

同一時間,首爾地鐵1號線鍾閣站內的餐廳裏擠滿了用餐的二、三十歲年輕男女。在該餐廳廚房工作了20多年的金養順(音)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年輕人急劇增加。」自稱在首爾站附近醫院做護士工作的趙珍珠(女)說:「每月會來兩次,省錢是為了積攢結婚費用。」


汝矣島的一家大型啤酒屋裡到處是用餐的上班族,4000韓元一位的自助餐讓180張餐桌坐無虛席。該餐廳的老闆樸素振(音)稱:「只在中午借用啤酒屋做自助餐生意。在這附近針對年輕人做生意,要與企業食堂競爭。要是正常租店面、買設備,這個價格根本就是賠錢。」

在銷售公司上班的李某與7名同事一同來到了這裡。他說:「昨晚在網上找到了這家餐廳。我打算每月從午餐費裡省出10萬韓元,好去讀營銷培訓班。」李某的同事鄭某(28歲)則表示,會用省下的飯錢買輛山地自行車。

據悉,在主要門戶網站,能夠為「淘飯族」提供便宜餐廳資訊的網上社區和部落格都很有人氣。會員達9.3萬人的Naver網「省錢族」社區把首爾、釜山和大丘等地的幾百家便宜飯店的午餐價格和味道特點進行了整理。

「淘飯族」非常挑剔,並不是一味地圖便宜,對飯店「放不放調料」和「廚房乾淨與否」等也很計較。筆者在首爾光化門和汝矣島遇見的女性「淘飯族」中,很多人都表示「只有去具備營養師的餐館,才能準確地知道所攝入的熱量,所以會去政府機關和企業的內部食堂。」

延世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韓准說:「類似現象在亞洲金融危機時也曾有過,不過那時網路癱瘓,資訊缺乏,很多人都是隨便挑便宜的吃點兒算了。現在資訊豐富了,口味也多樣了,大家都在有限的範圍內各顯神通,滿足自己的肚子。」該分析認為,「淘飯族」就是這一時期流行起來的。

教保文庫光化門總店職員陳英均(音)說:「專為淘飯族準備的介紹便宜飯店和省錢的做飯方法的書一直很暢銷。」如,(以下皆為音譯)《哪有便宜又好吃的餐館?》(金英朱著,Nexusbooks出版)、《3000韓元學做名家菜》(池恩美著,andbooks出版)和《5000韓元的美食店》(pazzi爸爸著,andbooks出版)等。

「淘飯族」也不是總受歡迎的。首爾市政府本月初就禁止外人進入內部食堂用餐。因為實在無法招架那麼多來吃2800韓元午餐的「淘飯族」。首爾市政府後勤第1組長劉錫潤(音)說:「實在無法招架每天400名的外部人員,現在每天仍然有50多名外人『敗興而返』。」(南韓朝鮮日報中文網)

發表迴響